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湖南治好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1 09:23:3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湖南治好白癜风,得白癜风后应用什么药物治疗,平度白癜风,北京哪里治疗白癜风有效,福清白癜风医院,北京好白癜风儿童医院,吉林如何治愈白癜风





直播在中国火了很久了,如今,它在美国也一夜爆红。



《每日镜报》报道称,2016年4月,直播软件Live.me在美国上线,它由中国公司猎豹制作,是目前在美国地区苹果App Store下载和收入都最高的直播平台。今年4月28日,Live.me已经完成了6000万美元的融资。

不过,和中国相比,美国直播行业发展出了自己的特色。

美国直播软件Live.me的页面

最赚钱的是男主播,可是人家不唱歌

绝大多数情况下,美国主播们在直播间里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和你聊天,他们中找不到像MC天佑这样的喊麦达人,即使在才艺分类里,你也很少能看到主播挂着一条麦克风在不停地唱歌,但他们喜欢为自己吆喝“关注”和“点赞”,也爱一边放着音乐一边和你聊天。

你很难在这些直播的首页看到长相类似、风格相同的主播。在最显眼的位置上,不同人种、胖瘦、职业和打扮风格的主播都可能受到关注。

Live.me上最赚钱的主播也不是什么性感漂亮的女生。在这个平台收入榜的前十名中,有7位是男性。他们中最能吸金的已经赚了 4000 多万颗钻石,相当于十多万美元。

Brandon是诸多男主播里的一位,他的头像是你会在电影里看到的那种美军中年军士,身着美国陆军的标准寒带迷彩服,左胸是“U.S. ARMY”、右胸印着姓氏“Brandon”。

一周Brandon至少开三次直播,但他很少穿军装,一般是在休息时间穿着T恤或连帽衫。他还喜欢手持雪茄,看着镜头缓慢吐出烟圈,Brandon是两个女儿的老爸,偶尔会抱起自己只有5岁的小女儿,让她和观众打招呼。但更多时候,他在直播里的状态是这样的:

“如果你不关注我,那你肯定是疯了!”

“关注我,伙计们,快关注我!”

“再多来一次!多来一次!”

不到半分钟,Brandon就把这么多话重复了三遍。他能做到中间毫无停歇,连着这样说十几分钟,像极了《血战钢锯岭》等电影里咆哮着训斥新兵的士官。这类在Live.me上开直播的美国士兵不在少数,随便翻一下列表,就能找到好几个军装头像的主播。

Live.me上开直播的美国士兵

除了自己的职业特性,Brandon主要靠抽奖和相互关注来吸引大家给他送礼。

“你送我30个硬币,就可以抽一个烟花。送 100个硬币,就可以抽一个法拉利。”

如果有粉丝给他送礼,他会号召所有观众一起来关注这位粉丝。“每个人,都请关注xxx”、“不关注xxx,那你就是疯了”。半分钟内,Brandon大声重复了五遍粉丝的ID名字,来帮助送礼的人涨粉。

“男主播在我们平台上的确更受欢迎”,猎豹副总裁、Live.me的产品负责人何雁丹认为这是和国内一些类似直播平台最大的区别,另一个区别是主播们喜欢在这里“交朋友”——互相关注是美国视频主播的一种文化。

靠着这样“诚恳”的直播方式,Brandon已经赚了40多万颗钻石,约合1400美元。

在美国火起来的直播平台都来自中国

另一个主要直播平台是Live.ly,它在去年 5 月上线,下载排名和收入排名各比Live.me稍低一些。Live.ly同样来自中国——办公地点就在上海黄浦区局门路的一栋老建筑里。

Live.ly有着相似的直播平台界面和虚拟礼物,不过,Live.ly的直播形式更偏向才艺互动类。

上周三晚,美国演员Eric Artell给自己在Live.ly上的直播加上了#星球大战#的标签,虽然已经是凌晨12:05,但仍有超过 1 万名观众在线收看他的直播。

这位一直没能在演艺界大火的演员终于在Live.ly体会了一把“名人”的感觉。

Eric Artell在Live.ly上直播

通过Live.ly的远程连线功能,一位叫做Venasa的观众接入了他的直播间里。Eric用亢奋的声音与对方打了招呼,给出了第一道挑战题目:“现在正播放的星战背景音乐是谁写的?”

Venasa显然被难住了,语气变得不确定。评论区的观众已经迅速给出了正确答案,屏幕中被无数个John Williams刷屏。但最后Eric还是把提前准备好的小玩具送给了没能说出正确答案的Venasa。

在Live.ly这个用户集中在13-18岁之间的平台上,已经 36岁的Eric Artell算得上是“老艺术家”了。但他深谙在这个平台直播的法则,比如通过Emoji Game来增强互动性,谁能最快发送出Eric报出名词的Emoji,就可以获得Eric的相互关注。

直播革命没来,来的是打发时间的秀场

如今在美国,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尝试开发直播事业,其中最大牌的当属Facebook。他们希望能够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,分享自己正在经历的事给别人看。但事情并没有大多数人的想象发展,许多尝试最终都以惨淡经营或失败而告终。到今年4月的Facebook开发者大会上,扎克伯格对直播已经表现得很冷淡,只是说会注意过滤不当内容。

而Live.me、Live.ly和这些产品最大的区别是,它们不再期望人人参与,而是吸引职业播主,给他们赚钱的机会。

这两个最后火起来的产品并没有达成用视频直播改变新闻、改变人们传递信息的愿望,而是和中国情况一样,用无聊打败无聊。



本文选自《政商智库》“外媒看点”栏目

扫描二维码,可订阅智库>>>



更多智库内容

重磅话题 | C919成功首飞,圆了中国人半世纪的“大飞机梦”



从此,民航领域不再是波音和空客瓜分天下的局面,蓝天也将迎来中国大飞机的身影。历史铭记这一天。>>>

生活参考| 课本里的古人画像都是从哪儿来的?



恶搞课本人物插图,曾经在网络上风靡一时,但这些人像的原作者们其实个个来头不小。>>>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德州白癜风好根治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