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山东白癜风危害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1 09:26:2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山东白癜风危害,尚志白癜风医院,广东白癜风主要病因,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哪个好,江西根治白癜风的仪器,左权白癜风医院,北京治疗白癜风的医院

原标题:董云:带着母亲上大学疯狂兼职没挂科(组图)

<冷大_h1>

董云戴着优秀毕业生的绶带与校长合影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

董云在出租屋照顾母亲

四年前,在经历各路媒体“狂轰滥炸”后,这位曾经的焦点人物刚刚以“优秀毕业生”的身份在广工毕业

近日,甘肃残疾考生魏祥致信清华大学,请求“带着母亲来上学”。事件经网络发酵后,一遍遍被“刷屏”,无论是魏祥本人困境中求学的悲惨遭遇,还是清华温暖的回复,都一遍遍地打动了国人。

而在广州,四年前也有一位“带着母亲来上学”的女大学生,同样曾经牵动着人们的心。来自福建龙岩的董云,6岁时就开始照顾因车祸瘫痪的母亲,高考以优异成绩被广东工业大学录取后,面临照顾母亲和兼顾学业的难题,最后决定带着母亲来上大学。

记者了解到,在经历了最初的各路媒体“狂轰滥炸”后,这位曾经的焦点人物在平静中度过了她的四年大学生活,刚刚以“优秀毕业生”的身份顺利毕业。

这四年里,她是怎么度过的?她实现了当初“带着母亲来上学”的承诺吗?带着母亲上大学有多难?

记者 温建敏 实习生邱清月 通讯员 黄华利

童年不幸

“我从小是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的,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,外公接到电话说妈妈出事了,便匆忙赶去事故现场,到半夜时,外婆带着我到医院,那时我看到妈妈浑身都是汽油,一身都是黑乎乎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……我当场就吓蒙了,都不敢靠近她,就只在门口站着……”

在天河区龙洞城中村的一个出租屋里,董云平静地向记者讲述她的故事。

她的母亲游莉蓉躺在隔壁房间看电视,电视机有些年头了,屏幕中间烧了一根线。从1999年出车祸开始,她从肩部以下瘫痪,已经在床上躺了18年。

董云一家曾经有着殷实的生活,20年前,家在福建龙岩的他们就已经住进了合建的四层小楼。她的童年从母亲车祸后发生拐弯,更因不负责任的父亲而恶化。“大概是车祸后不久,爸爸把妈妈背出去治疗,然后就走了,再也没有回来,甚至找不到人来背妈妈回来。”

董云说,她父亲离家出走后,经济收入主要靠爷爷奶奶。“他们一直很辛苦,靠着不多的退休金和在路边卖一些小吃维持生活,甚至在大冬天,八十多岁的奶奶还经常在5点起床磨米,不顾外面的大风大雨,仍旧在家门口摆摊卖灯盏糕,爷爷患有脑血栓,平常行动不太方便,讲话也不利索。”

“相比其他同龄的小孩,我更早地体会到生活的艰辛,要学会照顾妈妈,更要像个小大人般去买柴米油盐,只能穿着别人不要的旧衣服,甚至还要经常为没有下学期的报名学费而发愁。”董云说。

大概是六年级开始,董云成了照顾妈妈的“主力”。“那时姐姐准备考高中,学业压力也大,家里人商量考虑到我还在小学,课业负担也不重,于是就由我主要照顾妈妈。”

董云照顾母亲的程序是这样的:每天早上喂母亲喝一大杯子的水;中午放学,回家给母亲喂饭;下午上课前,帮母亲按摩运动手和脚;傍晚放学,回家做饭,给妈妈喂饭;吃完饭后,在妈妈床边写作业;睡觉前,帮母亲洗脸擦身。

聚光灯下

董云一家的命运在2013年得以转折,那年她以超过重点线20多分的成绩被广东工业大学录取,她做出了带母亲一起去广州上大学的决定。她的这个经历被家乡的官员告诉了媒体,她顿时成为焦点人物,无数人伸出了援助之手。

学校将董云认定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,帮助她申请了高校助学贷款、国家助学金和勤工助学岗位,解决了她的学费和基本生活费问题。在读4年,董云全部获得国家助学贷款。连续两年获国家助学金、连续两年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,获旭晟自强不息一等奖学金。学校成立专门的爱心帮扶小组,由学院党委副书记任组长,辅导员及同学任组员,为董云在校四年来学习及生活等方面提供了帮扶和指导。

2014年4月,董云先后被评“广东好人”、“广州好人”,2014年董云被评为“感动广工大”人物,2015年荣获“广东省优秀共青团员”称号,2016年荣获“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”、“广东省励志成长成才优秀学生典型”、“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”等荣誉称号。

聚光灯下,董云说:“其实,现在在广州的生活跟在老家没什么区别。”

“我每天上完课就回家煮饭给妈妈吃,有时候下课太迟了,我就会到学校的食堂里,打包回家跟妈妈一起吃,吃完就又去学校了,到晚上的时候,我偶尔还会去附近的地方辅导小朋友做作业,一结束就回家帮妈妈擦洗身子、翻身、做腿部运动,时间安排得很紧凑,一天也就过去了。”

疯狂兼职

董云一到学校,就被安排去勤工俭学。

“我在老师办公室做助理,一礼拜最少去三四次,一次两个多小时,事情并不是很多。”

这份照顾性质的兼职能给她每个月带来320元的收入,但董云并不满足,她上大学的第一个月,就去应聘了一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。“15块一个小时,上班要穿高跟鞋,一站就是4个小时,一直不停地收拾碗碟,擦桌子。我一般固定周六日去,一次4个小时。”

大二开始,董云还找了一份家教,在一个教育机构,对一群小朋友进行课业辅导,做了差不多一年左右。

由于要照顾母亲,董云做得最多的是短期的兼职,“在街上派传单,一个小时20块钱;去美博会做工作人员,广交会做翻译,100块一天,也是要站,一站8个小时。春运的时候,去客运站当过售票员。”

董云还加入了一个群,这里定期发各种各样的兼职。“去过四季酒店,经常有些庆典,要增加服务员。也有去天河城,卖过电视机,夏普的。还帮人打字,录入快递单号等,杂七杂八有时间就都去干一点。”

大四上学期,董云在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做副总裁助理,“事情特别多,一天24小时,除了8小时睡觉,其他时间都全身心投入工作。”

董云已记不起自己四年里做过多少份兼职,随便一数竟达数十家之多,“算了一下,兼职应该赚了有几万吧”。

学业压力

除了做兼职,董云投入较多精力的还有做志愿活动。

“在龙洞社区,有个龙洞新人家,他们经常举办义工的活动,我们有时间就报名。还做过天河客运站疏导员之类的,也参加过给高温下的劳动者送凉茶志愿活动。”

董云说,她们学校有要求,前三年,每年要做够100个小时的志愿服务。作为学校的“公众人物”,董云更不能打折扣。

广东工业大学辅导员吴燕鹏老师说:“董云积极投身志愿者活动和社会实践活动中去,经常出入志愿者驿站和各个社区,带小朋友做作业、玩游戏、讲故事,同社工们一起参与宣传招募义工等活动。”

在兼职和志愿上投入很大精力,学业也不能放松。

“大一大二,从来没有翘过课,就是不喜欢的课,也会坐那里听完一整节。”

董云高中学的是文科,但大学专业是文理混修的,新开了高数,要学微积分等,对于文科生来说比较吃力。“还好班上有同学帮我,考试前一段时间集中辅导,所以到现在一直没挂过科。”

对董云来说,没时间确实是最令她烦恼的,她几乎从不逛街,更没时间去谈恋爱,甚至幻想一下理想中的男朋友也都没时间。“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,还不如去外面多做一份兼职。”

重见父亲

困扰董云的东西不算多,但父亲应该是其中一个。

“父亲这个字眼对于我来说,还是比较陌生的,因为从小我就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,见到爸爸妈妈的次数比较少,直到7岁才被接回妈妈身边,那时开始,就很少见过父亲了……直到现在,有时偶尔会想起他,而对于他的离家出走,一开始也埋怨过,怪他不负责任离家出走,留下一堆债务给一家老小,但渐渐地也看淡了,一味地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凡事还是得靠自己,不能怨天尤人。”

而到大三,父亲突然冒出来了,但却是进一步加重了她们的负担。因为这个十几年毫无音信的人,出现在了看守所,要董云寄生活费。

董云去了几次看守所,一开始只让去汇钱,每次300或500块,最后一次才见到人,“他老了很多,看见我说我变化很大,还说在看守所看到过报道我的报纸。”

作者:温建敏 邱清月 黄华利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潍坊白癜风遗传么